2、趣味性

    报纸的专、副刊不同于专业教科书,它要面向广大读者,不仅要有益,而且要有趣。
    所谓趣味性,就是要求报纸所办的专、副刊应该让读者读起来感到有兴味,能引起会心的微笑或愉快的情绪,并从中获得教益。作家唐?在《办好副刊》一文中指出:“副刊要办得有趣味。凡是艺术就摆脱不了趣味。否则哪里会有吸引力和感染力!关键只在于什么样的趣味。鲁迅把战斗的杂文比作‘匕首’和‘投枪’,但又说要给人‘愉快和休息’(《小品文的危机》);既要它‘生动,泼辣,有益’,又要‘能移人情’(徐懋庸作《(打杂集)序》)……岂仅文艺作品而已,科学的文章如果要使人想读,爱读,也应有一点文采,有一点文字的魅力。”⑥五四时期曾编过著名的《晨报副刊》的孙伏园,主张在副刊中“对于各项学术,除了与日常生活有关的,引人研究之趣味的,或至少艰深的学术而能用平易有趣之笔表达的,一概从少登载。”⑦他们的主张和见解,是对副刊应有的趣味性的很好阐明。

    专、副刊中有的文艺性比较强,有的学术味比较浓,其趣味性自然有强弱的差别,但是唐?认为“科学的文章如果要使人想读,爱读,也应有一点文采,有一点文字的魅力”;孙伏国要求“艰深的学术”要能用“平易有趣之笔表达”。可见,他们对趣味性的理解比较宽泛,并不仅限于文艺。应该说,趣味性是办好专、副刊的一个共同的要求。
    什么是我们所要求的专、副刊的趣味性?作家孟超的一段话很值得体味。他说;“我所说的‘趣味’,并不同于‘打浑’,‘磨牙’,‘文字游戏’,‘闲情逸致地卖弄风情’,‘无中心思想的打哈哈说笑话’……自然这种所谓‘趣味’,不是我们所需要的……而在另一方面,我们每天读着艰涩的理论,方方正正的板着面孔谈问题,有时总也感到枯燥;如果我们换一个作风,以风趣。轻松、短小精悍、引人人胜的笔调来传达我们所需要的理论,所要谈的问题,我想,那是一样的有他的作用的……”在这里,孟超对两种趣味性作了严格区分,阐述了正确的主张,虽是几十年前的见解,至今读来仍发人深思。
    专、副刊要能做到趣味隽永,一般可以从两方面人手:一是选择的题材轻松而有趣;二是题材虽然不一定都是轻松有趣的,但是表现的手法比较生动活泼。
    现实生活中,轻松而有趣的题材比较多,例如名人轶事,奇风异俗,科学珍闻,生物趣话,奇特景观,以及天上人间的种种奥秘,等等。选择这些题材时,要寓庄于谐,既有教益,又有情趣。例如,湖北省监利县农民徐光平曾养过一只乌龟,放生以后,年年在端午节前回徐家,这确实是一桩奇事。《新民晚报》没有在所谓感恩之类上做文章,而是对这种科学现象作了解释。文章认为,动物在其自身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形成了一种适应性和选择性,它能根据温度、光照、食物、气候等环境变化,或其本身对地磁感应的功能,返回原地,正像大雁和某些鱼类每年能回飞、回游到固定地区繁殖或越冬一样。可见乌龟回归,是一种返巢的本能,而不是“感恩”行为。在这里,文章能把奇事之中蕴含的科学道理揭示出来,不仅使人获得愉悦,也给人以新知。
    专、副刊要做到趣味隽永,除了选用适合的题材外,采用富有兴味的表现形式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。这种有兴味的表现形式,可以是借用有趣的由头,采用巧妙的联想以及运用仿拟手法等。下面分别加以说明。
    专、副刊所谈论的有些问题本身不一定很有趣味,但是借用了一件趣事作引子,就会使读者感到有兴味。1989年1月8日《健康报》的《知识与健康》专刊有篇科普文章,介绍过量的酒精会损害精子与卵子的活力,这样的内容当然比较严肃,可是文章借用陶渊明饮酒与训子的故事为由头,就富有情趣。这位东晋大诗人平生喜欢饮酒,杯中之物使他自得其乐。但是令他烦恼的是,五个儿子个个痴愚难教,为此专门写了一首“责子诗”来责备他们。其实这位才华横溢的陶公哪里知道,他所以会生下这些笨拙之子,竟是他过于贪杯所致。作者以这样一个故事为由头,讲酒精与生育的科学道理,读者听起来就颇为兴味。《北京晚报》《五色土》副刊曾刊登一篇杂文,所讲的主题是。在改革开放的年代,不能闭关自守,要与外界沟通,在捕捉信息上下功夫,才能使自己成为一个明白人,一个能人。这样的主题不可谓不严肃,但是作者选用的是这样一个有趣的由头:一些传统戏曲和古典文学作品中,不少丫环都比小姐能干(例如红娘比之于莺莺)。据作者认为,一个重要的原因是:在那样的年代,大家闺秀高居绣楼之上,难得迈出大门,整天生活在那么个小天地里,耳目闭塞。而丫环则不同,里里外外,进进出出,见多识广,所以能成为小姐的“智囊”、“高参”。作者以这个有趣的由头作引子,进一步阐发那个比较严肃的主题,就比较引人看。
    为使专、副刊增加趣味性,另一种方法是借用巧妙的联想,在人们认为似乎是毫不相干的一些事物中发现其中巧妙的联系,从而涉笔成趣。1986年5月14日《北京日报》副刊《科学长廊》发表了一篇题为《郑板桥与巴甫洛夫》的文章。郑板桥比巴甫洛夫早出生150多年,一个在中国,一个在俄国,难道两个人还能有什么交往吗?一看题目就会令人感到好奇。但是读后就会发现,把两个人连在一起,并非是生拉硬扯。巴甫洛夫当年从科学研究中发现了条件反射原理,而郑板桥曾在少年时代从生活中感受到条件反射现象的存在,而且利用它戏弄了村里一个横行霸道的地主。谁会想到一个文学家和一个科学家,在相隔百余年,相距万里之遥的条件下,竟然能在条件反射问题上有相通之处。这种奇巧的联系,不仅使文章读起来有趣,而且也能增长知识。
    此外,仿拟手法的运用,也会使专、副刊趣味盎然。所谓仿拟,就是套用,即把适用于表现甲项内容的形式套用来表现乙项内容。这种表现形式上的有意错用,给人的印象似乎不伦不类,但是恰恰在这里包含了幽默讽刺的意味。例如,《中国青年报》副刊为了系统揭露送礼行贿的丑恶现象,曾套用XX学科研讨会综述的形式,发表了一篇题为《“送礼学”研讨会综述》的文章。为了增加其“学术色彩”,文中特意加了四个插题:一是关于“送礼学”提出的依据及其含义;二是关于礼的分类;三是关于送礼与收礼的方法学研究;四是关于今后“送礼学” 的研究方向。本来送礼行贿是一种私下秘密交易的歪门邪道,这里却堂而皇之地把它当作艰深莫测的学问来描述,明褒实贬,极富有讽刺意味。作者套用综述这种形式,还便于把这种丑行产生的原因、表现形态(行贿的种类、手段)和今后的发展趋向?一展示在读者面前,使之丑态毕露,受到社会的鄙视。
    专、副刊要讲求趣味性,但要注意庄、谐结合,失去“谐”,“庄”就缺少趣味性;失去“庄”,“谐” 就会变成浅薄,甚至荒诞无稽。


考虑环境因素
1.时代感
2.地域性
考虑读者因素
1.新鲜感
2.趣味性
3.丰富性
4.共赏性
5.参与性
考虑媒介因素
1.突出个性的一般要求
2.专刊设计上的特殊要求
首页 > 专刊和副刊的编辑 > 专、副刊内容的设计